<wbr id="8ccym"></wbr>
<rt id="8ccym"><xmp id="8ccym">
<rt id="8ccym"></rt>
<wbr id="8ccym"><optgroup id="8ccym"></optgroup></wbr><rt id="8ccym"></rt>
<rt id="8ccym"></rt>
<tr id="8ccym"><xmp id="8ccym">
<sup id="8ccym"></sup>
<rt id="8ccym"></rt>

歡迎訪問新疆伊犁州政府網站!

今天是

對“特異功能”問題的思考

發布日期:2017-09-20 13:02:20 河谷清韻 
對“特異功能”問題的思考
“特異功能”是我國的叫法,國外最初稱之為“靈學”、“心靈學”,現在又逐漸為“超心理學”一詞所取代。它的研究對象主要可歸為兩類:一類是認識上的超常現象,即“超感官知覺”;一類是意念直接作用于外界事物,稱作“心靈致動”。具體內容龐雜,例如透視、遙視、思維傳感、預知、意念移物、意念治療、靈魂出竅、附體重生、幻影續存等等。

國內外公認的第一個特異功能研究團體是1882年英國成立的“靈學研究會”。本世紀初我國一些人士受國外影響也創建過靈學研究會,出版了不少書籍資料。從1979年報道四川唐雨“耳朵認字”開始并持續到今天的特異功能熱潮,實際上是以往的和國際的靈學和超心理學研究在中國的反應和繼續。由特別信仰特異功能的我國著名科學家錢學森支持創建的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籌),還曾于1982年派代表出席了在英國召開的國際慶祝靈學研究會成立一百周年大會,并作了專題發言。中國人體科學學會成立于1987年,學會確定特異功能研究是人體科學研究的核心內容。“特異功能研究”的提法逐漸向“人體科學研究”的提法過渡。繼《人體特異功能通訊》、《人體特異功能研究》、《中國人體科學學會通訊》之后,又于1990年創刊了《中國人體科學》雜志。原國家體育總局伍紹祖局長是中央人體科學領導小組組長。這些機構和刊物在“法輪功”被定為邪教后停止了活動。然而,江湖大師王林、道士李一和宮哲兵教授等眾多人士特異功能傳播活動至今都此起彼伏一直沒有停止過。

回顧二十年來國內特異功能發展的歷史,可以看到兩個事實:一是特異功能研究受到了有關方面和人士的重視,一些特異功能研究者發表了數量可觀的證實特異功能的文章,并在社會上造成了很大影響;然而,另一方面也存在著這樣一個令人奇怪的客觀事實,即特異功能現象至今也未得到科學界多數的認同。不僅如此,科學界內還有相當一部分學者從哲學或自然科學角度對特異功能現象持懷疑或徹底否定的態度。從1979年于光遠先生率先批判特異功能到今天,圍繞特異功能的爭論始終未停止過。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狀況?換言之,特異功能研究到底存在哪些影響科學界認同的因素?經過一番調查研究分析,筆者產生了一些認識,愿意作為引玉之磚拋出來,供關心特異功能研究的人士們參考。

(一)特異功能研究要遵循最起碼的科研規范

人體究竟有無特異功能,這是一個可以研究的課題。但是這項研究必須納入科學軌道,限制在實驗室內,由受過科研訓練的專業工作者在嚴格的科研設計條件下進行,而不應該是目前的狀況——人人都能研究,實際是在搞無控制條件的表演。

必須看到這樣一個事實,特異功能使人相信的一個重要手段是成功的表演。相當一部分大眾面對“親眼”所見的表演“事實”,立即相信特異功能的存在。依據的是“眼見為實”的原則。然而,這些人卻忽視了這樣一個事實,即眼睛也常有分辨不出幻覺、錯覺、自然的和人為的假象,因而未看到事物本質的時候。從爭取大眾的角度看,表演有其成功的一面;但是從爭取科學界承認的角度看,表演又恰恰是特異功能最薄弱的一面——表演事實無法證明親眼所見的結果就是特異功能單一因素所致,而科學只承認遵守科學規范獲得的結果。

受過科研訓練的人都知道,表演與實驗之間有原則性區別。兩者之間最顯著的不同點在于是否控制條件。如果一項研究事先進行了周密的實驗設計,在操作中采取了嚴格控制條件排除其它干擾和作弊行為的措施,并且獲得的結果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由不同的人進行重復,或經得起包括持不同觀點人在內的科學驗證,那么得出的是科學實驗的結果,這種結果是真實的、可信的。反之,如果不控制條件,不采取排除其它因素參與的措施,并且結果不能由別人,特別是不相信的人來重復驗證,那么這種結果最起碼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如果特異功能研究能遵循這樣一條人類經過長期實踐形成的基本的科學實驗原則,并且獲得成功,那么這種事實不用多,哪怕只有一個,也足以使科學界承認特異功能的存在,圍繞特異功能的爭論也會早日結束。但是,我們面對的現實是,到目前為止,可以說沒有一個過硬的可由任何人、特別是那些不信的人重復驗證的實驗能有說服力地證明那些超常現象是特異功能而不是其它因素所致。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極大的遺憾。這種現象也不能不令人發問:我國幾十年來特異功能研究到底取得了什么樣的實際結果?!我想,這恐怕就是科學界至今不能承認特異功能現象的最根本原因。

(二)特異功能研究應杜絕騙術

一些特異功能信仰者非常忌諱別人將特異功能表演說成是以魔術手段進行的欺騙。然而,他們也不得不承認兩個事實:一是到目前為止的特異功能現象,使用魔術手段全部都能表演出來,并且真正的魔術師們由于具備專業技巧訓練的基礎,表演的會更利索、更好看。另一個事實是在所謂的特異功能表演中,有不少場合被發現表演者確實在利用魔術或類似手段作弊。因此就引出這樣一個問題:各種以特異功能名義進行的表演,怎樣才能使人相信表演者真有特異功能,而不是他用魔術手段來搞欺騙?有人認為“魔術師的‘特異功能’是通過技巧訓練獲得的,而一部分特異功能者不經訓練便具有某些天生的特異功能。”然而,揭露出的鐵的事實表明,具備這類作假手段的人,有的是受過專門訓練的高級魔術師,例如曾經以超級特異功能大師面目出現,并以其各種成功表演和“實驗”轟動世界各國(包括我國),折服了許多科學家的以色列人尤里·蓋勒,后來終于被美國的蘭迪揭穿是一個高級魔術師。然而也有的作弊者不一定非要受過專門的魔術技巧訓練,甚至一些10歲左右的孩子也能“天生機靈”地進行作假操作。例如,1979年以后,國內掀起特異功能熱潮時,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專家組成的特異功能調研組在一些省市實驗調查的結果表明,那些以前被當地發現具有特異功能的孩子,在識別調研組嚴格設計的試樣面前,全都使用了作假偷看手段被檢查出來,并當場寫了檢討。這些材料至今還被存放在檔案柜中。1988年 3月,一個國際性的科學和教育組織——超常現象科學調查委員會應邀派出 6人代表團來中國北京、西安和上海等地進行學術交流和考察。所到之處,他們除了進行學術演講和座談外,還對各地有影響的特異功能人物(主要是10歲左右的孩子)進行了實驗測試。結果所有以前成功的表演均告失敗,有的也表現為明顯的弄虛作假。例如有一試盒不僅被私自打開,而且其中被折成六截的綠頭火柴被偷換成一根完整的紅頭火柴。

這類欺騙行為不僅發生在一般的表演場合和普通的特異功能人身上,更令人驚訝的是還發生在至今被特異功能界譽為坐第一把交椅、長期被當做“國寶”重點研究的張寶勝在向國家特異功能領導小組的幾位領導匯報演出實驗中。具體表現為:(1) 偷換試樣信封,被魔術師當場指出。(2) 在抖藥片的實驗中,采取偷開瓶蓋取藥,使具有唯一性和不可逆性的試樣藥瓶發生人為破壞的改變。除此之外,張寶勝還有多次表演時作弊被看穿的情況。

以上這些已被揭穿的欺騙事實,特異功能信仰者們也都知道,并且實際被揭穿的數量也遠不止這幾例。不能遵循基本科學規范,拿不出過硬的實驗研究結果使科學界難以相信特異功能現象,而信仰特異功能的研究者們推出的這些被公認的特異功能人物的表演中又屢屢被發現是搞欺騙,這理所當然地不能被科學界接受。一些人解釋說:“在特異功能表演或實驗中,確實有人存在作弊行為,但也確實有特異功能成功的時候。”其實這種解釋本身說明不了任何問題,因為它不能證明這成功的表演或由信仰者自身搞的實驗就不是尚未被揭穿的欺騙。最有說服力的是令人信服已排除了作弊可能的科學事實。

(三)解釋不成功的實驗不應求助于托詞

有些人不同意“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過硬的實驗能有說服力地證實特異功能的存在”這一判斷,認為自己的研究就不是表演,也不存在騙術,而是采取了排除作弊可能措施的地地道道的實驗,因此,得到的結果是可信的。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如果請他們將自己的實驗讓別人,特別是讓那些對待特異功能持懷疑態度受過科研訓練的人審查驗證一下,他們立即會提出很多拒絕的借口,即使不得已同意這種人參加,也為實驗不成功準備了各種托詞。這些借口和托詞可以歸納成幾種效應。例如“山羊——綿羊效應”,山羊指不信者,綿羊指相信者。如果實驗時有“山羊”參加,那么他的心靈能力將會干擾特異功能者的心靈能力,從而使實驗不成功。再如“消失轉移效應”和“衰退效應”,實驗不成功是因為受試者的能力“因昨夜失眠或近期感冒等因素影響而消失、轉移或衰退。”又如“害羞效應”,如果嚴格控制條件,密切注視受試者的舉動,則會引起受試者的緊張、害羞而使功能消失……試想一下,如果特異功能現象永遠也經不起別人的重復和驗證,總有騙術混在其中,并且總對各種失敗講出各種托詞,那么它還能成其為科學嗎?還有什么理由來抱怨科學界的不承認態度呢?

事實上確有一些人經常抱怨,并將目前特異功能的處境同初期的哥白尼日心說、達爾文的進化論以及摩爾根的遺傳學說等處境相提并論。這種比擬起碼有兩點不妥:一是現代科學界并不是愚昧反動的宗教裁判所;二是特異功能的表現也迥異于科學發展過程中的新發現、新事物、新思想。科學新事物初期階段雖然弱小,但它具有旺盛的生命力,是任何力量也壓不垮的。它不僅能經受住實踐的檢驗,而且能主動勇敢地去尋找科學的重復與驗證。相比之下,具備很強的行政力量及財力物力支持的特異功能研究所具有的魄力實在太小了些。

(四)宣傳效應與名人效應無助于增加特異功能研究的學術分量

偽氣功大肆泛濫的年月,對特異功能及各種“超人”的宣傳呈現一種走火入魔的狀態。除專門的特異功能報刊首當其沖外,一些氣功報刊也緊隨其后接連不斷地向社會推出一個勝似一個的特異功能人物。而書攤上介紹這類人物玄妙神奇事跡的書籍更成了高價暢銷的搶手貨。就連電視臺也不時地以“信不信由你”的姿態向全國的觀眾們閃現一些國內外“超人”的形象。這種將實驗室還沒有肯定的現象不斷地拿到社會上當做肯定的事實大肆宣傳的做法是極不慎重極不妥當的,也是實事求是的科學工作者所反對的。這種對未排除騙術的現象進行文學性渲染的做法,不僅不能增加特異功能的學術分量,而且給大眾造成了混亂。其中一個嚴峻的事實是過火宣傳所形成的文化氛圍,強烈地影響人們的觀念,促使不少人執著地追求開天目、出耳功等,達到走火入魔精神障礙的程度,不僅使自身正常的學習、工作、生活受到影響,而且有人將幻聽幻視等內容當做出高功能的事實,自殺、殺人的現象也屢有發生,給家庭、單位和社會造成了負擔。

大眾相信這些宣傳的另一個重要依據是“著名科學家都信”。事實上,在國內外確實都有少數著名科學家、甚至包括諾貝爾獎金獲得者在內,都相信特異功能的情況。應當怎樣理解這個現象呢?

1945年諾貝爾生理學與醫學獎獲得者英國著名科學家ERNST CHAIN ,在他1970年發表的《社會責任與科學家》一文中的觀點,對著名科學家與大眾似應有些啟發意義,他說:“科學家對自己專業之外的一般事物,并不比別的人更聰明,他們也不能擺脫個人偏見和感情用事。對于那些他們能力范圍內的專門問題,是應該征求和尊重他們的意見,但是在其它問題上,科學家和其他公民沒有什么不同”。現實確實如這位科學家所談的那樣,隨著科學突飛猛進地發展,各學科內部的分化越來越細,不要說“隔行如隔山”,即使在同一學科內,不同專題的研究者之間也是“術業有專攻”,任何人也不可能達到“全方位”的程度。對于特異功能問題,最有資格來研究它的應是那些專門從事感覺、知覺、記憶、思維、能力等研究的心理學專業工作者(國外也是如此)。很難設想一個對普通心理學內容都一無所知的人,能跨越專業障礙解決“超心理學”的問題。

由此似乎可以得出這樣兩個判斷:

一是根據特異功能所涉及的內容,對它的研究應由以心理學家為核心的專業工作者進行。

二是除心理學專家外的其它學科的科學家,哪怕他在自己的學科領域已很有成就,并因此在大眾心目中較著名,他在談論特異功能問題時的學術分量和大眾差別不大。

如果信仰特異功能的著名科學家和社會名人自己能正視上述兩點,那么他們應該意識到自己的言行應對大眾承擔的社會責任。尤其是應該避免繼續發生因自己不懂專業只見表演事實或經不起驗證的“實驗”事實就相信的事情,以及在此基礎上以自己的特殊身份向社會推出特異功能名義騙子的事情。須知這種事情在國內外都不止一次地發生過。對此,美國國家研究理事會在考察了美國一百三十多年特異功能行為后發表的報告也大有值得我們借鑒之處:“目前一方面是缺少科學的證據,另一方面則是有許多人對特異功能存在的信念非常堅定,這是一個矛盾,也是聲稱的特異功能引起普遍關注的一個原因。歷史上就有許多世界知名的科學家斷言存在特異功能并已經過科學證實的事例。但是,幾乎所有這些事例后來都被事實揭穿是這些科學家出了差錯。許多支持者認為目前的科學方法可能不是唯一的方法或最合適的方法,但遺憾的是,心理學家們發現,用來證明特異功能存在的其它方法,只是助長人們的自己受騙和暗示反應的趨向。熱心創造能證明聲稱的特異功能存在的實驗,往往也造成人們受騙和犯錯誤的機會。”

結束語

綜上所述,特異功能現象至今不能被科學界承認的主要因素應該清楚了。信仰特異功能的研究者們應該冷靜地正視這些事實。尤其應該清醒地意識到,如果真想改變這種現狀,并且真想通過特異功能研究的突破來實現自己一直追求了多年并且還將繼續追求的“科學革命”、“東方革命”、“世界革命”,那么必須老老實實地通過名符其實的實驗研究來邁出科學的第一步。


上一條:眼見未必是真——“特異功能”真偽辨
下一條:氣功、偽氣功和“法輪功”等邪教的關系

關閉

操你啦_就要操_操你啦影院_操你啦在线影院